2018年12月25日 韩博凡 0Comment

  俞立中谈起学生的岁月大学要以学生为中央。他说“现在的工作是很具挑战性的”最难最伤脑筋的原由是“异国模板”。  俞立中谈起学生的岁月大学要以学生为中央。他说“现在的工作是很具挑战性的”最难最伤脑筋的原由是“异国模板”。

  他认为上海纽约大学真实的价值在于谋求、改革、创新。

  创新与变革
  打造“以学生为中央”的校园
  陈志文:您曾先后就任上海师范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校长您觉得上海纽约大学与您之前就任的这两所高校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俞立中:从学校管理模式和造就模式来讲上海纽约大学很好地体现了以学生为中央的理念。我们的高校都在讲教育要以学生为中央。

  现在我真实理解了什么是“以学生为中央”。
  在高校党委常委会和校长办公会是例会制的经常会讨论很多问题做不少决定。我一直在想我们讨论的问题有多少是刀切斧砍与学生有关的有多少决定是从学生发展的角度来考虑的?说实话很少。我们往往习惯于从学校管理者的视角思考学校的建设和发展决定学校的各项工作。
  然而在上海纽约大学我们讨论的问题几乎都与学生有关着眼点是育人效果及学校发展可能对学生产生的影响。

  
  陈志文:您能不能举一个具体的例子?
  俞立中:我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比如校园建设。一般情况下大家首先考虑的是各院系需要有多少办公室、实验室和教室强调的是空间大小。

  在上海纽约大学也会涉及这些问题但更多的讨论是围绕怎样的空间格局能体现育人的理念有利于学生的发展。
  上海纽约大学的建筑并不大但在校园规划时充满考虑了公共空间(student lounge)的布局确保师生间、同学间的交流、让学生有充满的地方自修、交谈和停歇有合适的空间喝咖啡、思考和讨论问题。
  教室的格局一定要保证学生与老师的充满互动不仅有教师使用的白板其它几面墙也有白板可供学生使用。

  
  近年来已经有几万名访客来学校大楼参观访问大家首先看到的是一个不同空间格局的大学校园而最有特色的地方正好是学术资源中央、学生身心健康中央、职业发展中央、学生健身房、学生事务部等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这是真实以学生发展为中央的校园布局。
  陈志文:上海纽约大学的空间设计是从细节早先的。
  俞立中:是的。这样做有利于学生发展有利于倡导互动融合的校园文化体现了上海纽约大学的教育理念。

  
  我在华东师范大学任校长时也曾向基建处、后勤处提出借鉴国外一流大学的空间设计利好楼宇的大厅走廊为学生提供更多的互动和学习场所;转折教室课桌椅的摆放格局用以促进教学方式的改革。但很遗憾推动起来比较困难。
  而上海纽约大学的教室跟传统的教室完全不一样了。所有的桌椅都有轮子桌面都能翻下来可以随意组合便于每位教师根据各自的方式构造教学。

  教室格局的变化添补了教师们的创造性也促进了师生间的互动。
  记得曾经有一次跟上海其它高校的领导和老师交流谈到为什么上海纽约大学可以做如此的变革而其他学校很难。
  陈志文:您觉得问题出在哪儿?
  俞立中:两个原因一是船大难调头;二是思想观念问题。如果教育观念异国变化只是在形式上依旧是达不到实际效果的。
  陈志文:就如同城市里的路标设计对于很多管理者来说异国从路人的角度来考虑。

  我在法国巴黎坐地铁的岁月在不意识法文的情况下从来异国糊涂过。
  据说法国在规划路标时会找一个从没来过巴黎、没坐过地铁的人走一遍后面有人跟着记录。从谁的角度出发这是一个基本的意识。
  俞立中: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改革开放是从解放思想早先的。转折观念需要有创新意识和变革精神。思维方式转折了观念转折了才有各种各样的政策措施才会有谋求行动。

  而且这不仅仅是一个人的思想观念而要成为一个社会群体的思想观念。
  陈志文:必须是一个群体。从这个维度讲要把以学生为中央的思想渗透到每一个人的意识里。

  上海纽约大学校长俞立中(右)、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左) 中国教育在线/摄
  沟通与理解
  坚持“多元文化融合”的原则
  陈志文:历任三所高校的校长对您来讲感觉变化最大的是什么?
  俞立中:应该说在我的职业生涯中现在的工作是很具挑战性的最难也最让我伤脑筋。

  
  俞立中:应该说无论是部属高校还是地方大学已经有了基本的运行模式校长的责任是推动转折让学校变得更好。而上海纽约大学异国模板。
  尽管已经有一些中外合作办学的机构但每个学校的情况不完全相同各有特点运营模式也不一样。上海纽约大学也不能把纽约大学的模式照搬过来会不接地气。所以我们每前进一步都需要小心思考怎么做才有利于学校的发展。

  
  作为第一所中美合作举办的大学把两种不同的教育体制对接起来其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上海纽约大学的本科教育既要符合纽约大学的规范和要求也必须知足中国学位评估的要求。要使两者能够兼容需要大量的沟通和变革。
  一早先美国人不理解认为引进国外优质教育资源就按纽约大学的制度规范来做就可以了。

  但我们把关于学生、教师、教学等方面的制度捋了一遍。对于不符合中国法律、不符合教育部对本科生要求的地方说服美方做修改调整。这需要双方充满沟通是一个相互理解的过程。
  为此大家要经常“吵架”但结果都会心平气和的坐下来想想有异国道理。逐渐的大家就早先相互理解了。
  陈志文:您说的这些让我联想到联合国。
  俞立中:是的不过现在已经容易多了。

  原因我们的出发点都是为了把上海纽约大学办好这是一项非常有价值和意义的谋求。
  我曾提出在管理中要坚持3c原则。
  第一个c是communication要沟通。任何一件小事如果不能充满沟通就会产生误解。
  第二个c是compromise在不牺牲原则的基础上要学会妥协或者让步。长远把自己放在学习者的位置上才会理性思考、懂得让步如果各自坚持长远不可能一致。

  
  第三个c是cooperation要积极合作并相互补台。
  陈志文:为什么纽约大学在世界不同地区建立校区?
  俞立中:过去的十多年里纽约大学一直在努力建设成为一所global network university我称之为全球教育体系。
  目前有三个门户校园——西方的纽约、中东的阿布扎比和远东的上海分别代表了三种不同的文化——基督教文化、伊斯兰文化、儒家文化。这三个校园招收学生并授予纽约大学学位。

  
  此外在遍布全球五大洲的11个大都市设有海外教学点。这些教学点不招收学生也不授予学位纽约大学全球教育体系的学生和教师可以流动去不同的城市学习或教学。这是非常难得的文化体验和社会实践。
  陈志文:老师可以在教学点进行实践课。
  俞立中:是的把课堂教学、文化体验、社会观察和研究实践作为人才造就的大平台确实有利于学生拓展全球视野提升跨文化沟通、交流和合作的能力。

  
  可以想象如果学生选修关于文艺复兴时代的课程同样的教材、同样的老师在意大利佛罗伦萨上这门课和在纽约或上海修读收获和成效肯定是不一样的。佛罗伦萨的文化环境和社会资源一定会让学生有更多的切身体验。
  2006年我第一次去纽约大学与前任校长john sexton会见并签订合作备忘录。一进校长办公室他说了一段话我至今还记忆犹新。

  
  他说在当今全球化的时代高等教育不应该建立在一种文化的基础上而应该建立在多元文化的基础上;要让学生在大学期间有更多的机会体验不同的文化、接触不同文化背景的同学使学生对世界有一个完整的意识提升跨文化沟通、交流和合作的能力。
  他的话真的很打动我今天的世界太需要这样的教育了。
  陈志文:我想起了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秘书长赵灵山对教育现代化的描述。

  他认为国际化既是教育现代化的目标也是一把尺子还是一个进程。
  俞立中:他讲的非常有道理。提到教育现代化往往会更多想到教育技术和方法的现代化但实际上最要紧的是教育目标和理念的现代化。当今世界的变化很快而教育应该是引领社会发展的。
  世界变得越来越扁平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往越来越频繁。
  新时代中国正在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需要一大批真实理解世界多元文化、具有全球视野长于跨文化交流合作的人。

  
  对于高等教育来说造就学生的全球视野和跨文化能力是迫切需要的。很多岁月对同一件事情美国人、中国人、欧洲人的看法会不同而我们要做的是找出原因。
  文化背景、经济利益、认知方式不同都会产生差异我们要在这种差异的前提下找到共同的地方。
  陈志文:这也是上海纽约大学对于中国的价值和意义吧。
  俞立中:在中国走向世界舞台中央的进程中需要一大批具有全球视野的国际化创新人才也需要一大批真实了解中国愿意搭建连接世界与中国纽带的各国青年。

  上海纽约大学在造就这样一代人。
  陈志文:不只是感情是基本认知。我曾经遇到一位美国常青藤大学研究中国的博士。他竟然异国来过中国把中国描绘的跟五十年代一样。
  俞立中:今天上午有6位上海纽约大学的毕业生谈了在上海纽约大学学习的经历和体会4位是外国学生2位是中国学生。表达了他们对世界的意识对中国的理解。我听了非常感动。上海纽约大学最值得自负的就是我们的学生。

  
  一位美国学生说在来中国之前她对中国的认知只是通过媒体信息并异国真实的了解中国。

  对她来说最大的shock是她本来了解的中国和现在看到的完全不一样。这让她产生了了解中国各方面情况的兴趣。在学习中她理解了中国的发展过程。
  陈志文:这是对中国周详的体会。
  俞立中:还有一位以色列的学生在上海纽约大学的四年里深入了解了上海的各个方面了解了中国文化也看到了中国近代社会发展的问题做了一些研究。她很喜欢中国认为中国将会在国际事务中起到越来越要紧的作用。

  她打算在中国工作。
  在上海纽约大学就读的国际学生是按纽约大学的标准和程序录取的。不少学生拿到了哈佛、斯坦福等名校的offer但结果选择来了上海纽约大学。他们是愿意吃螃蟹的人对中国文化感兴趣看好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机遇。这些学生我认为将来有相当一部分会成为各界领袖性的人物。
  陈志文:我发现您讲起学生来就特意兴奋。从这个角度来讲作为上海纽约大学校长您应该对自己还是比较满意的。

  如果满分是100分您给自己打多少分?
  俞立中:我不敢给自己打分可以给学校打分。如果100分是满分前六年上海纽约大学的表现应该打120分。它是超出所有人预期的。
  陈志文:总结一下上海纽约大学模式成功的地方是什么?
  俞立中:从一早先我就讲上海纽约大学不仅仅是在办一所大学。原因上海不需要再多一所大学也不在乎多招几个大学生。原因大学毛入学率已经很高了能上大学、想上大学的人基本上都会有机会。

  上海纽约大学真实的价值是在于谋求、改革、创新。
  上海纽约大学要在中国办一所世界一流大学应该怎么去做?我们不断的给自己提出要求走自己的路。
  例如在本科教育阶段我们引进了纽约大学的通识教育模式但并不是简单的照搬而是做了一个更符合时代特征、有谋求性和变革意义的通识教育模型。把造就学生创新和创造力的课程以及中国元素融入到课程体系里。

  更加强调通识教育课程的跨学科、多元文化的特性让学生能够站在不同的文化视角上看问题。
  上海纽约大学一直坚持了多元文化融合的原则。现在就读的学生中51%是中国学生49%是国际学生来自约80个国家。在宿舍安排上也尽可能的让不同文化背景的学生住在一起。让学生在日常生活中有机会与不同文化背景的同学之间产生交流、冲突、融合。学生构造也是这样的所有社团或者俱乐部不能以地区为目标一定是两种以上文化背景的学生一起发起构造的。

  
  上海纽约大学很成功的坚持了多元文化融合学生在多元文化的学习和生活环境中成长起来。学生有机会接触到世界不同文化也造就了他们对不同文化的尊崇和理解。实际上我觉得很要紧的一点是转折了学生对学习、对世界的认知。
  陈志文:在上海纽约大学随时随地都可以学习和同寝室的人就可以。
  俞立中:上海纽约大学强调第一个学习对象就是你的室友。

  在这个过程中也形成了学生的世界观、价值观。

  开放与特色
  形成中国大学的世界“影响”
  陈志文: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在教育上开放可以理解为国际化。上海纽约大学就是教育国际化的一个代表。走到今天您对中国教育国际化有什么样建议和期望?
  俞立中:我认为对于高等教育国际化的意识不应该停留在人员流动和交流的层面。我很制止表面化的评价仅凭几个数据来判断是否成为世界一流大学。

  
  中国的大学要把自己放到世界高等教育的大平台上面去考量和审视以决定自己的走向。要去想世界高等教育未来走向会是怎么样的?去看看别人在做什么事情也想想我们在做什么事情。有异国这个高度能不能这样做就决定了一所学校发展的大方向和战略。
  陈志文:您说的其实更多的涉及到了现在很热门的词“双一流”。一流学校、一流学科高校也必须站在这上面去思考。

  
  俞立中:什么叫一流?这是个很要紧的问题。我曾经问过密歇根大学校长怎么理解一流学校、一流教师。她就跟我说了一个词影响力。我问如何去衡量呢?她说学生和学者心里都有一把尺子。
  也许在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过程中需要有数量标准。但这不是终极目标。中国学者在国外期刊上发表了那么多文章到底对科技产生了什么影响对技术进步产生了什么影响?现在是需要考虑一下“影响力”的岁月了。

  
  陈志文:您是在中国接受了完整的本科教育在英国读了博士而现在的合作对象又是美国的大学。想请您比较一下英美的教育。
  俞立中:我异国做过系统的研究只是根据自己的经历来说一下我的意识。英国的博士造就模式和美国不一样。
  刚到英国我曾问导师我需要上什么课。他说我们不需要你上什么课你可以自己到图书馆找资料也可以跟教授们沟通交流以获得你想要的东西这些都是学习方式。

  你可以把自己的想法带到实验室里在谋求研究的过程中去学习。
  而在美国博士也是需要上课的。相对来讲英国对研究生的研究能力和严谨性要求是很高的。从本科的角度来讲美国学校更重视学生成人的过程给学生打下一个很好的底子造就学生的学习能力、合作能力和选择能力。果然美国大学也有其他不同的模式如工科特色的学校就比较强调专业、强调应用。

  
  我认为高等教育不应该只有一种模式。道理很简单原因每个个体都是有差异的异国一种模式会适合所有的学生。高等教育只有提供不同的造就模式才能够让不同类型的学生找到合适的机会。
  陈志文:如果您有孩子您更愿意让他在美国还是英国接受本科教育?
  俞立中:家里需要考虑上大学的只有小孙子了但还早着呢。从我个人的意愿来讲是让他自己选择。

  但是如果希望孩子更冷静的去面对社会、面对未来通识教育对人的成长来说可能更有后劲。
  陈志文:把中国加进去您再比较一下呢?
  俞立中:中国的高等教育在解放以前更多的是英美模式解放以后是按照苏联的模式。现在的高等教育都有这些影子但应该是更有中国特色了。
  陈志文:您认为高等教育国际化的过程中有异国意识形态的问题?
  俞立中:教育必然涉及意识形态。

  每个国家的教育都在不同程度上渗透了自己的主流意识形态。而教育国际化的原则是应该让学生了解这些源于文化和社会制度的差异引导学生在比较、思辨的基础上建构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样确立起来的观念才可能是影响一生的。
  陈志文:有很多人认为美英的教育是异国意识形态。
  俞立中:美国是个很讲意识形态的国家而美国的大学强调的是办学自助、学术自如。

  每个教授有自己的独立思想肯定会有意无意地表达出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因此在英美大学里教授在教学中的学术自如和学术自律也是相辅相成的。
  陈志文:也就是说英美教育中的意识形态是隐性的。

  上海纽约大学校长俞立中(右)、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左) 中国教育在线/摄